相关文章

涂装工程师与航母“辽宁舰”涂装背后的故事

涂装工程师与航母“辽宁舰”涂装背后的故事

今年35岁的刘向锋是一名涂装工程师,目前供职于希腊一家船舶建造公司。2005年7月,他作为维修人员登上了中国首艘航母的前身——前苏联航母“瓦良格”号,跟工友们为舰艇喷涂约15万平方米面积,把舰艇里外粉刷一新。近日,我们采访到了回宜阳老家探亲的刘向锋,听他讲述当时给航母“美容”的事情。

1、2002年,“瓦良格”号“落户”大连港

1998年5月,在郑州从事了几年涂装工作的宜阳小伙儿刘向锋应聘到深圳一家机械设备公司,主要负责船舶的防锈、油漆方面的工作。当年9月,由于公司的业务关系,刘向锋跟另外100多名同事被派往大连造船新厂,在那里,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建造新的民用船只。

2002年的一天,正在码头工作的刘向锋发现海岸线不远处多了一艘巨型船只,这个大家伙跟一般船只不同,不但体积是一般客轮的2倍~3倍,而且舰首还有甲板高高翘起,很像图片上见过的航空母舰上供飞机起降的滑跃甲板。

这艘巨型船只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后来听当地船厂的老职工说,这正是我国购买的前苏联航母“瓦良格”号。刘向锋说:“第一眼看上去,就发现它不同寻常。但由于它历经几年时间,绕地球航行半圈后才落户大连港,船身早已锈迹斑斑,看上去非常陈旧。”

此后,“瓦良格”号一直默默停在海中,刘向锋每次来码头工作时都会远远地望望它,那时,他根本没想到这个锈迹斑斑的大家伙,有一天要由他和工友们一起来给它除锈、喷漆。直到有一天,刘向锋突然接到了公司的一个紧急通知。

2、2005年,他们接到为航母“美容”的任务

2005年7月初,公司紧急通知他们要维修一只“特别”的船只,并有专人对他们进行“特别”培训:要求大家严格遵守保密制度,不能跟外界透露自己的工作内容,包括亲人和朋友。刘向锋回忆说:“接到这个通知大家都很激动,虽然嘴上不说,但都心知肚明,我们要登上航母了!”

第二天,作为涂装主管的刘向锋跟4名技术人员一起,佩戴了特制的登船卡,登上了这艘“特别”的船只——“瓦良格”号。以前只是远远地观望,当真正登上船后,站在像大广场一样宽阔的甲板上时,刘向锋还是难掩内心的激动,忍不住在甲板上多停留了一会儿,才开始对船只进行检查。

“瓦良格”号在运回我国的路上已经用了几年时间,到达大连后又在海里放了几年。刘向锋检查发现,船身油漆已大面积剥落,钢制结构大面积生锈,船身上半部分还稍好一些,水线以下有些惨不忍睹:由于常年泡在水里,海虹、海蛎子等贝壳类生物都在该船只的底部安了家。

经过检查、预算,他们发现要给这个大家伙“美容”,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不但工作难度大,而且工作量也很大。刘向锋说:“当时负责这项任务的共有300余人,其中有十几名洛阳老乡,虽然知道这项工作难做,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艘舰艇将成为我国首艘航母,那时候大家都攒着一股劲儿干活。”

宜阳县赵保乡的张向宗是刘向锋当时的同事,他现在在浙江舟山从事涂装工作。昨日,我们也电话联系到了他,他说:“当时就想,能成为整修航母的一分子,是最光荣的事。我们私下里都说,一定把这活儿干得劲儿,为国争光。”

3、两个多月奋战,圆满完成艰巨的任务

给整艘船喷漆,第一步要把船身打扫干净。为了除去吸附在船底的贝壳,当时100多名工作人员齐上阵,每人拿一把铲子,一点点将它们从船身上铲下来,花了整整3天时间才铲干净,铲下来的贝壳足足装了几大卡车。这在刘向锋以前的工作中是从未遇到过的。

刘向锋的工作主要是检验油漆喷涂的质量,他每天一大早就登船,跟油漆工们一起紧张地赶工程进度。“喷涂油漆首先要给船体除锈,然后再刷上底漆、中间漆、防污漆,每个步骤都很重要。”刘向锋说,由于航母的特殊性,其中需要用到一种防锈能力超强的“焦油”,因为这种油的毒性太大,普通船只上很少用到,油漆工在涂这种油漆时,都要按规定佩戴防毒口罩。

“这种‘焦油’毒性很大,即使不直接接触,它也可以通过空气挥发而烧坏裸露的皮肤。在操作中虽然有防护措施,但还是有人脖子周围的皮肤被烧坏了。就是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大家都想为中国第一艘航母尽一份力。”

当年9月中旬,历经两个多月的奋战,喷涂工作圆满完成,中国海军标志性的灰色涂装取代了之前暗淡的锈色,破旧的“瓦良格”号焕然一新。工作完成后,刘向锋和工友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它。

由于当时的保密制度,刘向锋虽然知道他们粉刷一新的舰艇将成为中国首艘航母,但离开后的几年里,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只是自己密切关注新闻,每听到有关它试水的消息,刘向锋心里就暗暗兴奋,却无法将这种喜悦跟别人分享。就这样,这个秘密一直在他心里埋藏了好几年。

4、航母投用,他特自豪特有成就感

今年9月25日,经过我国改装修复后的前苏联“瓦良格”号航空母舰被命名为“辽宁舰”正式走进海军行列,成为我国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航空母舰平台。

当刘向锋在电视上看到这条现场直播的新闻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立即打电话给仍在大连工作的同事,电话那头的同事同样也很激动,他们在电话中反复说:“中国终于有航母了!而且是我们曾经在上面工作过的航母!”

参加工作以来,刘向锋参与设计与整修的大小船只有15艘,其中包括比“辽宁舰”体积还要大的成品油船、集装箱船等,但他最有成就感的还是为我国第一艘航母工作过